Just in Love 愛在其衷

關於部落格
關於生活、蘋果電腦,還有志玲。
  • 1930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Jonathan Ive — 賈伯斯身旁的No.1設計大將

以下內容來自blog中文翻译谁是 Jonathan Ive?对掌握苹果设计魔力幕后人的深入观察,我將簡體轉成正體以便使用正體中文的讀者。 原文鏈接:Who is Jonathan Ive
原文作者:Peter Burrows 今年春天在加州的巴沙迪納,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舉行了設計師的集會 Radical Craft。會上各種各樣的設計師們使滿席的同行群情激奮。服裝設計師 Isaac Mizrah 講述了他鼓舞人心的成名故事。人工智能的先驅 Danny Hillis 展示了一台能模擬地形的電腦,據說它能顯示一切東西,甚至是喜馬拉雅山的三維圖。荷蘭發明家 Theo Jansen 則帶來了一個大眾汽車般大小的,由塑料PVC管製成“海灘生物”(beach creatures),那東西就像 George Lucas 的星際螃蟹那樣“走”過舞台。 但是展示會上最大牌的明星卻沒有一點炫耀賣弄的架子。蘋果電腦主管工業設計的高級副總裁 Jonathan Ive 穿著一件深色T恤,頂著剛剃過的頭搖搖晃晃地走上台,仿佛一個在去星巴克的路上迷失方向的畢業生。這個39歲的英國人,懶散的坐在座位上,一點也不引人註目,安靜的回答主持人和獲奬編輯 Chee Pearlman 提出的問題。儘管被邀請了很多次,他還是拒絕賣弄他自己的設計能力,也不願意談論和他那完美主義的老闆 Steve Jobs 一起工作的感受。 除了 Jobs,他是對蘋果那些著名的炫目而令人驚喜的產品最有影響力的人。Ive 更願意談論設計流程(process)—— 他稱之為“設計工藝”(the craft of design)。他滿懷激情地談論他的小團隊以及他們如何共同工作。他談到只將註意力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和限制項目的數量,還談到對一個產品如何被製造出來應該有深刻的理解:使用的原材質、制作加工時使用的工具、產品設計的用意。Ive 強調的更多是對工作極度關心的必要性。 這些都算不上令人著迷,特別是對於一個著名的設計師來說。沒有甚麼誇張的新聞,談論的任何事都缺少具體細節。毫無疑問,這部分是因為Ive 是一個不太合作的名人,但同樣也因為蘋果那種由 Jobs 賦予的無處不在的神秘感。事實上,Ive 在這個場合不願意多說甚麼,在其他場合也是,甚至英格蘭皇家藝術學會(the Royal Society of the Arts in England)作為 Ive 20年前的起點也沒有得到任何特殊待遇。蘋果以它自己的方式與外界溝通——最典型的就是推出新產品,比如9月12日那場盛大高調的發布會。 儘管如此,此次對 Ive 的採訪證明許多接近蘋果核心的人所言非虛——他是蘋果的幕後功臣。Jobs 指明方向並且提供靈感,卻是 Ive 將蘋果獨特的創造力和造就美麗事物所必須的具體細節融合在一起。蘋果創新的成功正是取決於這種主設計師與強力的老闆間的契合。“我認為 Steve Jobs 找到了一個不僅懂得如何完成,甚至能超越的他的設想的人,並且是一次又一次的做到。” Pearlman 說。 一切都從九年前開始。“Steve & Jony Show” 創造出了一系列標誌性的產品,從上世紀末擁有水果糖般顏色並且顛覆了全世界對家用電腦概念的 iMac,到現在超薄的 iPod Nano。蘋果創造並且始終把握著數碼音樂界的潮流,分析師們說這些年在電腦市場裡它的分紅是最多的。蘋果的股票在過去10年裡增長了232%,凌駕於任何一個科技市場。蘋果將設計中的客戶體驗納入藍圖,不僅是為了贏得富於創造力的美譽,更是為了賺得成千上萬的真金白銀並且對整個產業發起革命。“蘋果偉大的貢獻在於它證明你能通過販賣情感而成為億萬富翁,證明設計也是一種有效的商業模式。” 提供產品設計服務的 NewDealDesign 的創始人 Gadi Amit 說。 毫無疑問,Jobs本人是蘋果在創新方面最獨一無二的利器。儘管他看上去像一個搖滾明星,在那些充滿戲劇性的新品推介會上為眾多蘋果擁躉炫出他的重力和弦(power chord),Jobs 仍然像任何一個瑞士鐘錶匠一樣忠實於完美。他會堅持將為了蘋果第一個曼哈頓零售店而遠渡重洋運來的精美意大利大理石先送到加州的 Cupertino,以便讓他檢查石頭的紋理。儘管其他地方的設計師必須與壓低成本的人對抗,在蘋果每個人都知道只有達到 Jobs 的高標準才能留下來。有這樣一個故事,很可能是杜撰的,說 Jobs 曾經要求一個設計新 Mac 的設計師不准出現一個可見的螺絲釘。結果這個設計師做出來的模型上有一個藏在把手下不易被發現的螺絲釘,於是Jobs解雇了他。“蘋果是這個世界上設計能力最強的公司,這一切都是因為 Steve Jobs,” 現在為耐克工作的蘋果前設計師Ray Riley說。 Ive 說他和他的老闆每天至少要交談一次。事實上,他們差不多也過著同樣的生活。儘管擁有盛名和巨額財富,他們都很註意保護自己的隱私。Ive 和妻子,一個青梅竹馬的歷史學家,還有他們年幼的雙胞胎一起生活,據 Ive 的第一個合作伙伴 Clive Grinyer說,住在一個沒有“一絲炫耀與浮誇”的房子裡。儘管有著出色的自我推銷技巧,Jobs 也過著一種相對安靜的生活。他沒有度假別墅,也很少出現在硅谷的社交和商業場合。運動鞋、T恤衫和 Issey Miyake 的圓領毛衣不僅是為了戲劇效果——Jobs確實喜歡這種隨意的風格,Ive 和他的設計小組也是。 如果Jobs是蘋果設計精神的公開守衛者,那麼 Ive 則是它天才設計團隊的秘密領袖。“蘋果是一種宗教,蘋果的設計團隊仿佛是一個更狂熱的宗教,” Riley這樣說。事實上,它並不是一個龐大的宗教——只有十幾個人左右。但是他們運作的相及其高效,不管是就個人還是做為一個團隊而言。Ive 曾經說過蘋果的很多產品都是設計團隊窩在工作室狹小的廚房裡吃批薩時構想出來的。 這個是一個在田園詩般的舒適環境裡工作了很多年的團隊。Ive 1992年加入公司時,一些設計師已經在那裡很久了。他們很少參加行業盛事或者頒奬典禮。就好像他們並不需要外界的肯定,而且這是因為沒人比他們在設計方面更權威,分享更多的信息只會使得別人窺得秘密縮小差距。設計師們自身就反映了蘋果產品的設計感覺——漫不經心的別致、優雅及明顯的 Euro bent。這個由3、40歲人組成的團隊有著鮮明的國際視野。成員不僅包括來自英國的 Ive,還有新西蘭的 Danny Coster,意大利的 Daniele De Iuliis 和德國的 Rico Zörkendörfer。“這是老派的同志間的友情——每個人都有著同樣的目標,沒有個人主義在裡面,” 英國服裝設計師 Paul Smith 說,自從1990年代 Ive 送給他一個新 Mac 後便成了朋友。“他們經常聚餐,做了許多實地考察。他們將這些灰撲撲、其貌不揚的電腦幻化成了美麗的雕塑,即使你不用也會想要擁有它們。” Ive 團隊中的大部人住在舊金山,傳言他們的起薪是20萬美元左右,高出行業平均水平50%。他們在一個大的開放工作室中一起工作,但是擁有私人空間和絕對的隱私。普通的蘋果員工不准進入,因為怕他們瞥見即將卻尚未推出的產品。有一個龐大的音響系統播放音樂。Ive 將他的設計資金投入到藝術品般的模型上,而不是用來召集一大群人。他的設計流程高度重復——製造一個又一個的模型以將新的理念具象化。“我想我們團隊的特點之一便是希望犯錯的意識,” Ive 在 Radical Craft 上說。“這是一種好奇心和探險的慾望。對犯錯感到激動是因為那意味著你發現了新東西。” Ive 的蘋果團隊並不像其他公司的那樣只是一個聚集創造力的設計圈子。他們與工程師、市場營銷人員甚至遠在亞洲的外圍製造商都有密切的接觸。他們不只是單純的造型設計師,還是使用新材料和革新生產流程的領導者。設計小組能想出辦法在iPod白色或黑色的內核上覆蓋一層透明的塑料以增加材質的縱深感,卻仍舊能在很短時間內將每個零件組裝起來。“蘋果對大大小小各個方面都進行創新,如果不能達到他們想要的結果,他們就繼續創新。它是唯一這樣做的技術公司。” Frog Design的創始人Hartmut Esslinger說,他為Jobs設計了許多最初的蘋果電腦。 這對諸如戴爾、惠普和微軟等許多正在試圖組建自己的設計團隊的公司意味甚麼呢?他們並非沒有理由期待。只要蘋果仍舊將註意力集中在少數幾項產品並且過分的倚重少數幾個人,它就只能占據這麼多的市場。“蘋果的模式不能擴大,” 惠普的首席設計師 Sam Lucente 強調。除非9月12日能有新的突破,蘋果現在的視覺形象——白色盒子——已經持續了5年,變得沒有甚麼懸念。 但是大多數大公司既沒有蘋果的專註和技術,也不想冒險將大批量生產的產品搞的好像是紐約或倫敦的高價時尚小店製造的一樣。在過去的幾十年中,電腦公司的註意力都集中在精打細算的降低成本上,而蘋果則始終熱衷於它的設計游戲。現在這些競爭對手也開始講究設計了,這並不意味著它們正在迎頭趕上,反而說明它們落後了有多遠。 從一開始 Ive 就有自己的想法。他出生於倫敦的一個中產家庭,十幾歲的時就沉迷於造物的神秘中。1985年 Ive 被紐卡斯爾藝術學校(Newcastle Polytechnic)的設計系錄取,他的天賦很快就顯現出來。在設計顧問公司 Roberts Weaver Group 實習期間,他設計了一支在頂端有圓球和夾子的筆,那種裝置除了消遣別無它用。“ 這種筆立刻成為擁有者的最愛,因為你會一直想玩它。” 當時還是 Roberts Weave 員工的 Grinyer 回憶道。“我們稱之為‘having Jony-ness’,某種能釋放產品潛在情感的額外的東西。” 等到畢業的時候,Ive 已經是英國設計圈裡的傳奇。Grinyer 造訪過 Ive 位於紐卡斯爾 Gateshead 區的公寓一次,驚訝的發現屋子裡掛滿了他畢業設計的泡沫模型,那是一個能使老師更好地與有聽力障礙的孩子交流的微型話筒與助聽器的結合體(不出所料,使用的是白色的塑料)。“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事,一心一意要達到完美無缺,” Grinyer回憶說。 最後 Ive 獲得了皇家藝術學會的學生設計大奬,不是一次,而是兩次。第一次的獲奬作品是一台自動出納(取款)機,由比賽贊助商Pitney Bowes 受托制作。這次獲奬使他贏得飛往 Stamford-(Conn.) 公司短暫實習的機票,但是 Ive 很快決定改飛加州,以參觀硅谷那些日益興起的設計公司。當時在 Lunar Design 工作的 Robert Brunner 被 Ive 展示的一個優美的問號形電話驚呆了——不是一塊泡沫疙瘩,而是一個擁有獨立而完整的內部元件的真正模型。“那不僅是一個在設計上富於感情的產品,而且經過了工程設計,他考慮的是如何批量生產。” Brunner 回憶道。 畢業後,1989年 Ive 加入了 Grinyer 所在的一家倫敦創業企業,Tangerine Design。但是他無法讓那些英國公司賞識他的作品。當一家公司否決了他花了數月時間設計的一個浴缸後,“他沮喪而心灰意冷,” Grinyer說。“他全心全意的為實際上並不在乎他的人們工作。” Ive承認自己並不適合當一個設計顧問,對於那個工作來說推銷才是最重要的技能。“我一點也不擅長經營設計買賣,我只想專註於設計藝術本身,” 他告訴 Pearlman。 因此在1992年,他前往西部到蘋果尋找一種全新的生活。那時候,Brunner 已經是蘋果設計團隊的領導人。他之前給過身在 Tangerine 的Ive 一些工作,讓他幫助設計蘋果的新筆記本 PowerBook。現在他給了 Ive 一份永久性的工作。那時蘋果正處於 Jobs 回歸前的黯淡歲月,不僅虧損掉金錢和市場份額,還要作華爾街和商場的替罪羊。“出於一種不計後果的信任,” Ive 在 Radical Craft 上這樣說。他正是接受Brunner 的邀請而來。 從一開始,Ive 就贏得了屬於他的榮譽。他設計了第一個能運行蘋果短命的“牛頓”軟件的 PDA。但是當1996年他接替 Brunner 成為蘋果的設計主管時,蘋果正處於大麻煩中。才29歲的 Ive 竭盡所能的與要求壓低成本者鬥爭。他們搬走了深受設計師喜愛、用來模擬想象中產品的超級計算機 Cray。於是蘋果的產品開始看上去和其他公司的產品一樣無趣。Ive 仍然能引進一些新的有天賦的年輕設計師並保持士氣。曾經是新雇員之一的前蘋果設計師 Thomas Meyerhoffer 說:“Jonathan 從來不站在椅子上或者發錶甚麼演講。但是如果不是他相信我們能做到,我們根本不相信。” 1997年7月9日,Jobs 回歸並從被驅逐的 CEO Gilbert F. Amelio 手中拿回蘋果的統治權。Jobs 迅速開始重整公司,據他的兩個同事說,Ive 差點沒有在這最初的混亂中幸存下來。當時 Jobs 大刀闊斧的將蘋果60多個產品削減到只剩4個,並在全世界奔走以尋求一個真正的超級設計明星。他找過設計 IBM Thinkpad 筆記本的 Richard Sapper,汽車設計師 Giorgetto Giugiaro,以及建築師/設計師 Ettore Sotsass。 但是當Ive重新翻出布滿灰塵的簡歷後,獨具慧眼的 Jobs 意識到他已經找到了他想要的人。當 Jobs 開始推行自己的設計標準時,Ive 反而成了受益者。“Steve Jobs 是一個暴君,但那正是蘋果所需要的,” 實用性專家和作家 Donald A. Norman說,即使他本人就是早期被掃地出門的成百上千人之一。“ Jobs說;‘這就是我們要前進的方向。’ 然後他放手讓 Jonathan 去實現這個目標。” 這兩人間的合作引爆出許多偉大的蘋果產品。一切始於第一台 Mac。決心將家用電腦重塑為使有趣而不是難以親近的東西,蘋果創造了一個用戶友好且多合一的模型,置於一個深藍色半透明的外殻裡。知情人說大多數設計是和藹可親的新西蘭人 Danny Coster 在 Ive 的大力協作下作出的。 為了弄明白如何使塑料外殻看上去蠱惑人心而不是廉價貨,Ive 和其他人跑到一家糖果廠研究膠質軟糖。他們和亞洲製造商一起花了幾個月研究批量生產 iMac 的熟練工藝。設計小組甚至力爭重新設計內部電子元件和線路,以保證透過厚殻它們看上去也很好看。這對 Jobs、Ive 和蘋果來說是很大的風險。一個競爭對手說:“我曾經也想證明半透明能增加我們的銷售,但是沒有方法證明。”他估算蘋果在每台電腦外殻上的花費高達65美元,而行業平均水平可能只有20美元。 2001年,蘋果推出第一台鈦合金制作的電腦。幕後工臣 Ive 讓 Danny De Iuliis和其他兩個小組成員偷偷將價值不菲的電腦運到舊金山的倉庫,在遠離蘋果本部的那裡建立工作室。他們在那兒工作了6個月作出了基本設計,然後前往亞洲協商寬屏平板的事,並與精密元件生產商一起工作。結果出來的是一種干凈簡潔的後工業風格,標誌著 iMac 之前那種更趨於新奇異常的設計語言的終結。當年10月 -- 延伸閱讀1:數位時代 > 賈伯斯身旁 No.1設計大將 延伸閱讀2:酪梨壽司的紐約日記 > iPod是浴缸的弟弟 延伸閱讀3:維基百科 > Jonathan Ive () () 延伸閱讀4:blog中文翻译 > 谁是 Jonathan Ive?对掌握苹果设计魔力幕后人的深入观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